Skip to content

紅穀子

林稚霑

年代: 2008

片长: 86分钟

类型: 纪录片

剧情

熊杰锋是一位从外地打工后决定回云南乡下种田的青年。这位天真无邪,却又不想随波逐流的年轻人回到了平寨村后,开始种起了一种「红穀子」。 「红穀子」,是相当古老的稻米品种。由于它只能用传统的方式进行有机栽种,如果培育成功,将很可能让廿世纪以来过度使用科学肥料与滥用农药的问题获得解决。包括熊杰锋在内的几个农户,因为不想负担过高的化学肥料,并且担心未来稻穀的留种问题,都开始种起红穀子。 但是红穀子的栽种实在太过不易,收成的效果也不如既有的新品种。 对乐天知命却又单纯率真的熊杰锋而言,找到一位愿意嫁给自己这种贫穷农夫的年轻女孩,比起栽种「红穀子」的麻烦程度,好像没有差太多…… 中国自上个世纪以来,在高举著科学种田的旗帜下,政府提出"现代农民要懂得科学种田",农民虽不情愿,仍开始大量使用化学肥料与农药,对土地造成极大的破坏,而育种技术的出现也使得传统老品种的穀种濒临灭绝的边缘。 三农问题浮上政治舞台后,解决三农问题成为各界的焦点,但农村到底出了什麽问题,却让城里人摸不著边际。许多大学支持学生三下乡(即卫生、科技、文化三下乡),由于对农村的缺乏理解,热血青年们的热诚,往往是白忙一场,如果不能从了解入手,这些具有理想的行动仍旧无法改变什麽,农村问题依然是问题,城乡差距依然持续扩大,社会依然无法和谐圆满。 有机种植本源自中国,种植的技术全凭先祖们一代代的传承,农民与土地一直有一份怎麽也说不清的历史渊源与情感牵绊;而讽刺的是,在农村种田的父母却希望小孩子通过教育逃离农村。中国的经济发展带来了人民经济能力的提高,却没能带来更多的自信,城里人瞧不起农村人,其实就是瞧不起自己,举凡外来的东西就是好,自己的东西便一文不值,而农村找回土地与种植的自信,不也是一个中国人找回自信心的过程?

 

导演简介

台湾台北县人。台湾彰化县鹿港发展苦力群发起人,曾在台湾原住民族部落工作队、台湾飞鱼云豹音乐工团、台湾人间出版社工作。2005毕业于台南艺术大学建筑研究所,因为921大地震开始了纪录片的拍摄,又进入台南艺术大学音像纪录研究所就读。因为坚信纪录片能带给人民幸福,但是在台湾又越来越难活下去,最后决定转移阵地至彼岸的大陆。目前常居昆明,并从事纪录片拍摄工作。纪录作品包括《我的一个小故事——上山不下来》、《我的鹿港》、《过河卒子》等。

导演自述

在一次以城中村农民工为主题的纪录片映后座谈,有人提及他很难想像现在生活条件这麽好了,怎麽还会有人的生活条件这麽差。没错,很多人的确很难从生活周遭看到其他不同条件下生存的人们,更少人去思考「我们」生活条件的变好其实和「他们」生活条件差是息息相关的。一部分的人先富起来的同时,是怎麽看另外一大部分让他们富起来的这批人?究竟是什麽原因,即便生活条件不见得好转,每年农民工仍不计代价,如洪水般的扑拥入城?或许从直视农村的现状,可以让我们有些启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