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操他妈的电影

吴文光

年代: 2005

片长: 160分钟

类型: 纪录片

剧情

片子有三条互不相关的线,主要是一个叫王诛天的北漂,出身在农村,热爱文学和电影,于是在北京来寻找各种和电影有关的工作,而做的最多的便是在北京电影制片厂门口等着做群众演员。他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写了一个电影剧本,主人公叫兵马俑,王诛天每天一边寻找着各种可以谋生的工作,一边努力地推销着自己的剧本。在这条线之外,还有其它两条,都很简单,占的篇幅很少,穿插于第一条线中,一个拍了个卖盗版碟的男青年,另外是一个剧组在选一个妓女角色的演员。

王诛天脸很长,35岁的样子,山东口音。他似乎自认为在北京的影视圈认识些人,每天都很郑重地拿自己的电话本用吃饭钱给各式各样的人打电话推销自己的剧本。他在北京电影制片厂门口遇见一个骑着挎斗摩托的青年导演,像是刚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几年。王诛天希望他可以帮他看看剧本或者介绍个导演,青年导演戏谑地调侃着王诛天,但是答应可以看看剧本。王诛天便把手写的剧本给他看,结果青年导演不看,说至少也该是打印的,要有个梗概啊。王诛天说他没钱打印,梗概没写,但可以马上讲给他听。青年导演笑着听完后说你这个本子太阴暗,审查肯定通不过。王诛天说没关系,可以拍独立电影。青年导演一听生气了,说你别跟我提独立,我就是因为拍了个独立,现在胶片还在冲印厂扣着呢!青年导演又戏谑了几句便骑上摩托走了,临末了叮嘱王诛天最好打印出来。

王诛天继续在北影厂门口徘徊着,这时一个人走了过来,朝正在拍摄王诛天的吴文光打招呼,这个人是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的教授张献民,曾做过章明《巫山云雨》男主角。张献民表情奇怪地看看王诛天,和吴文光聊了两句就进北影厂里了。王诛天问这是谁,吴文光说是个电影学院的老师,叫张献民。

天色暗下来的时候,王诛天突然对着镜头央求吴文光给他引见个导演,或者找个工作也可以。这时,镜头后的吴文光刚开始沉默了很久,然后开始语焉不详。

晚上,王诛天对着镜头读了他写的日记,在日记中,对于吴文光,他也表示了不满。后来,读着读着,他哭了。 之后,王诛天又去了电影频道的办公室,他听说那在收剧本。负责人让他把剧本留下,王诛天说他是手写的,不能留下,但可以口述故事给他听。负责人说没空听,王诛天说要不您就现在先把剧本看了。负责人说我一天收好几百个剧本,没时间,你要留就留,不留就算了。 后来,吴文光带他去见了导演张元,在宾馆里,张元和同事正在策划一部电影,当看到和吴文光一起来的王诛天时,他们的表情变的和张献民一样。张元和吴文光闲聊着,递给王诛天一牙甜瓜。吴文光介绍了王诛天,并说他有个剧本想找人拍。张元说我从来不拍别人写的本子。谈话有一句没一句的进行着,在吴文光和张元之间,王诛天一直吃着甜瓜。最后,张元说如果有群众演员的角色,他会通知王诛天。 在晚上读日记的时候,王诛天告诉吴文光,“王诛天”是他来北京后给自己起的笔名。而他的真名,是一个让人很容易忘记的普通人名字。 与此同时,卖碟的青年每天都游荡在街头推销热映的商业电影,在租的房子里给学生们介绍欧洲的文艺片。而在那个剧组招演员的房间里,一个又一个怀着演员梦的女孩推销着自己,希望得到那个妓女的角色……

片子的最后,王诛天决定全力找个群众演员的工作,剧组面试的女孩们换了一个又一个,卖碟的青年挎着碟包,骑着车,消失在北京的夜色中,吴文光的镜头想追,却追不上……

 

导演简介

1956年出生云南昆明,1974年中学毕业后到农村当“知识青年”务农至1978年; 1982年毕业于云南大学中文系;之后在昆明和新疆做中学教师三年,在电视台做记者、编辑四年。1988年至今,作为自由职业者居住北京。纪录片作品:《流浪北京》(1990年)、《我的1966》(1993年)、《四海为家》(1995年)、《江湖》(1999年)、《和民工跳舞》(2001年)、《你的名字叫外地人》(2003年)、《操他妈电影》(2005年)、《亮出你的家伙》(2010)、《治疗》(2010)、《因为饥饿》(2013)、《调查父亲》(2016)、《之间》(2017)、《自传:穿过》(2017)、《自传:挣扎》(2018)、《自传:恐惧》(2019)、《度过三章》(2020)。短片:《日记:1998年11月21日,雪》(1999年)、《公共空间》(2000年)、《寻找哈姆雷特》(2002年)著作:《流浪北京》、《革命现场1966》、《江湖报告》、《镜头像眼睛一样》;主编《现场》(出版三卷)。2005年,策划与组织村民影像计划。2010年,策划与组织民间记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