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我的母亲王佩英

胡杰

年代: 2011

片长: 68分钟

类型: 纪录片

剧情

1970年1月27日,王佩英以现行反革命罪,在北京工人体育场召开的,十万人的公审大会上进行了宣判。 然后和另外十几名政治犯一起押赴刑场执行枪决。由于王佩英宁死不屈,在刑车上呼喊口号而被勒死在刑车中。

四十年后,她的女儿可心,带着疑问,开始寻访母亲的故事。通过母亲的同事、难友和专案组等人员的讲述,渐次发现了母亲“现行反革命”的经历。她为了守护良知,选择站出来捍卫民族尊严与自由说出真相,决然放弃他们七个孩子,甘愿经受最残暴的酷刑的苦难。

 

导演简介

独立史学家、艺术家、影像工作者。1958年出生于山东省济南市。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现在其位于南京的湖畔工作室进行油画和版画创作。他的作品是当下对于未被承认的“非官方历史”铿锵有力的记述之一,包括关于毛时代的诗人、批评家、殉道者林昭的传记纪录片《寻找林昭的灵魂》(2005),以及追访文革初期北京一所干部子弟就读的女子中学里学生将校长殴死事件的《我虽死去》(2007)。

导演自述

王佩英一位最普通的北京铁路幼儿园当清洁工,1960年他失去了曾经是中共地下党的丈夫。只身拉扯照顾着七个孩子。

她出生在一个富有的家庭,少年接受了河南最好的教会学校静宜女子中学受教育,然而,父母早逝,她把家产全部贡献给作为中共地下党组织。1962年,王佩英开始写各种信件送往有关部门。公然说:毛泽东错了,我的河南家乡饿死人了。为此,她被单位定为神经病,用药物强行制止了她的思考。文革时,这位母亲又被医院清理出来,送回单位。单位的革命群众在各个会场上轮番对她批斗。为了防止她在批斗会上说出真相,每次批斗都把她的下巴颏儿弄下来。革命群众给她交了底:你承认错误就免死。我在想:这时候的,仅仅是幼儿园阿姨的王佩英,有必要选择坚持下去吗?你可以把这种信仰坚守在心,而不说出去可以吗 ?你已经承受了人们对你的无耻酷刑,你也承受了人们对你公开下流的侮辱。你真的要决绝地抛下七个孩子,自己要面对即将成为七个孤儿的孩子而去赴死吗?据复查王佩英案的工作人员说:王佩英没有到刑场就死了。因她在那个十万人的公审大会上反抗而被早已套在脖子上的绳索勒死了。 我只是震惊,在自然界中的人,这种上帝创造的人,王佩英的存在刻划了一个精神的高度。刻划了一个人类尊严的标志。那是一个超越了恐怖极限的高度。是一个爱的高度。而没有这样有责任的圣爱,怎么有复活。她和现实的地狱和精神的地狱都拉开了距离。而也就是这样的现实和精神的困境,才使我感到了上帝的存在。这是一种人内在的面对环境的律法。我不禁把这个纪录片的名字叫《我的母亲王佩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