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Iron Fist Held High: White Paper on China Independent Film Festival

Lao Kai 中国独立影像展,原称:中国独立影像年度展, 2003年创立于中国南京,2013年更用现名,其英文名称为China Independent Film Festival,英文缩写为CIFF。因其发生及驻所于南京,故一般口语俗称为“南京独立影展”或“南京影展”。 其根本属性是一个民间电影节,在价值观上秉承“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之旧训,在美学本体上倡导前瞻、先锋、新锐的样态,提倡真实、开放的自由表达。 从2003年至2016年,中国独立影像(年度)展已经走过了十四年历史,本文主体框架将按照十四年的时间线,依据主体线索作出陈述性表述,基本取材于历史见证之第一手材料,再结合时间线上的重要坐标点,参考若干历史文献摘要补充。对中国独立影像(年度)展历史的整体描述,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其中,2003年至2006年为影展的创建阶段,2007年至2011年为影展的全盛阶段,2012年至2016年为影展的式微阶段。 一 中国独立影像展,在2003年创立于南京。之所以发生于南京,其中有着多种复杂因素,基本而言,乃是天时、地利、人和的一致性应运而生的。 南京作为一座具有深厚文化积淀的历史文化名城,在电影史上可以追溯到民国时期金陵大学孙明经创办的影音系,这也是中国电影教育的开端。但是这一历史在1949年以后就中断了,之后数十年的电影艺术史的发展轨迹与南京这座城市几无交集,南京在中国电影领域是一个缺乏存在感的地域名词。 这样的形态在1990年代末期开始出现了新的变化,数字技术和网络传媒的迅捷发展,造成了一种新的文化交流方式——网络公告栏(BBS),在当时依赖拨号上网的第一代网民中,南京网络社区“西祠胡同”是一个重要的虚拟社交地。而在西祠胡同内众多的公告栏板块中,由影评人卫西谛创办“后窗看电影”是非常引人注目的电影专业BBS,这里不但聚集了南京本地各种电影与影像的评论者、爱好者、大学生,亦吸引了包括北京在内的全国各地的年轻电影人。其时正好是DV运动发生的初期,一批全新的独立电影作品在此间得到广泛传播,一群独立电影人也以真实ID参与其中,由此造成了一个空前活跃的文化形态,并逐渐吸引到大量南京本地的电影网民,奠定了一个非常良好的独立电影文化基础。 2000年前后,当代艺术工作者曹恺和传媒工作者王方等共同创立了独立影像机构——辟邪工作室,并开始在南京青岛路上的半坡村咖啡馆组织南京最早的独立影像作品的放映活动,先后展映了吴文光、段景川、温普林、胡杰、杨福东等人的作品,在被当地媒体作为文化活动新样态加以报道后,吸引了非常多的人气。2001年,辟邪工作室参与了北京实践社主办的“独立映像节”在南京的巡回放映活动,由此拓展了更多的独立电影相关资源。2003年初,辟邪工作室与南京艺术学院合作,邀请独立策展人李振华前来主持了“非纪录”独立电影活动,掀起了又一轮高潮,更多的年轻人被吸引到其中。 在这样的背景下,辟邪工作室决定集合南京各方面资源,组织一个更具规模和影响力的独立电影活动。曹恺的这一构想得到了民营艺术机构RCM(南视觉美术馆的前身)的认可,馆长葛亚平决定作为主办方出资支持这一活动。经过与北京的独立策展人张亚璇、“后窗看电影”版主黄小璐(绿子)共同商议,曹恺决定以“中国独立影像年度展”命名这一活动,以期待集合每一年度最优秀、最具影响力的独立电影作品在南京亮相。这一筹办的详尽过程可以参见文海著作《放逐的凝视》中的相关章节。 经辟邪工作室牵头,中国独立影像年度展于2003年9月26日在南京鼓楼大钟亭北侧的RCM展厅举行,并在南京艺术学院尚美学院报告厅设置了第二块放映场地。影展主要创立人为曹恺、张亚璇、葛亚平,共同发起人是黄小璐(网络传媒、现场主持)、王方(南艺方面的组织与策划),其他主要参与者有张献民(讲座与映后交流)、吴宇清(放映技术协调)。 因为一开始就决定要做一个高端的定位,所以入选的十九部作品由学术主持人张亚璇反复遴选而定,其中有第六代导演王全安和王小帅的新作《惊蛰》与《二弟》,几部剧情片处女作——宁浩《香火》、甘小二的《山清水秀》、唐晓白的《动词变位》;纪录片方面有段锦川、蒋樾、康健宁三位资深独立纪录片工作者的“工农兵”三部曲,两位DV运动风云人物杜海滨和朱传明的新作,周浩的纪录片处女作《厚街》等;特别要提出的,是有两部因迟到而未被记录在案的短片——应亮的《回来看看》、卫铁《黄石大道》;在实验片方面有来自珠江三角洲的艺术家欧宁和曹斐、蒋志的新作,来自长江三角洲的艺术家周啸虎、金锋、董文胜的实验短片作品。 虽然真正能抵达南京现场与观众交流的作者只有王全安和周浩两位,但借助于DV运动浪潮的巨大推动力,可以用观者如潮来形容现场的盛况,呈现了一种文化乌托邦的燥动与盲动相结合的形态,而这种形态随后二三年在其抵达巅峰后,就很快地消退了。 二 在确立“年度展”之名时,葛亚平和曹恺就商议过将此影展逐年按届举办的意向,并一直在积极筹备之中。但因十分意外的不可抗力原因,导致了RCM无法继续履行主办方职责,馆长本人也处于某种失联情境之中——这一事件后来成为杨弋枢导演的独立电影《一个夏天》的原型。 […]

UN-CENSOR-ING: Cultural Heritage Network Symposium

Featured image 441236968

Download Programme We are pleased to announce that CIFA will act as a partner for UN-CENSOR-ING: Cultural Heritage Network Symposium. […]

The Launch of CIFA Screening and Research Seminars

Featured image 820799673

It is our pleasure to announce the launch of CIFA monthly screening and research seminars, commencing on 21 February 2024. […]